1111111111111111111111
首頁 > 新聞中心 > 社會民生 > 正文

【我和我的祖國】穿越光影話巨變

2019-06-14 10:38 伊犁日報  

出生于1978年的我,經歷了中國變化最大的時代,隨著時代的大潮奔涌,像一滴水跟著潮水拍出最絢麗的浪花,這是多么的幸運。當記者這20年,我既是見證者、記錄者,也是受惠者,20年來,我用手中的相機記錄著家鄉的發展變化,見證著祖國的日新月異。

2000年大專畢業,我來到塔城日報社工作,拿著師父的一部鳳凰牌相機,開始了攝影之路。那是一部機械單反相機,每照一張照片都要設立光圈、速度,然后再過片、對焦、按快門。

那時報社還有暗室,拍完照還得自己在暗室里沖卷和洗照片。沖洗照片是件繁瑣的事,先是沖卷,在暗室中將膠卷在藥液中浸泡、過水,定影好的膠卷用風扇吹干,用放大機選定照片,再顯影定影。一張照片從拍好到洗出來,一般要三四個小時,再送到編輯部刊發至少要兩天。那時,報紙是周三報,照片拍完到上版快則兩三天,慢的要等到三四天甚至更長時間。

變化從2002年開始,當時許多大報已經開始使用數碼相機,為了跟上形勢,報社領導下了很大決心籌措資金購買了4部佳能G2數碼相機。數碼相機拍照非常便捷,照完相就能在顯示屏上回看照片是否清晰,拍得不好當場還可以重拍。當時,在偏遠的農牧區數碼相機可是新鮮玩意,每次拍完照片給被拍照的人看照片時,總會引起大家的圍觀,許多人在一旁嘖嘖贊嘆。

后來的幾年里,發展的腳步越來越快,我手中的相機不停地更新換代,像素越來越高,快門速度越來越快,照片清晰度越來越高。過去,拍出來的膠卷都要洗出照片來才能送給人家,現在用郵箱、QQ或手機直接就可以傳過去了,其方便快捷程度完全超出了想象。

相機越來越好,我的攝影作品也越來越多,有些作品還獲了獎。2005年,我到和布克賽爾蒙古自治縣采訪那達慕大會,在賽馬場外,我發現大多數牧民是騎著摩托車來看賽馬,在停車場中,一長排摩托車旁邊只拴了一匹孤零零的馬。我見一個小伙子騎著摩托車剛好停在馬對面,趕緊拿起相機按下快門。后來這張照片以“喧鬧的車和孤獨的馬”為題刊發在報紙上,獲得了當年中國地市報新聞獎評選三等獎。2017年3月,塔城公路管理局派出機械清除瑪依塔斯風區省道318線烏雪特路段的雪墻,我立即帶著相機到現場采訪。瑪依塔斯風區是聞名世界的魔鬼風區,每年大風都會形成風阻,最厲害的要算烏雪特路段,雪墻最高的有十米左右,有三層樓高。這些年,塔城公路管理局都會派出機械連續奮戰十幾天清除雪墻。我踩著深及腰部的積雪,尋找合適的角度拍攝照片,隨著快門的咔咔聲,一張張養路工與風雪奮戰的照片留在鏡頭里。第二天就在報紙上以“打通省道318線‘腸梗阻’”為題,刊發了一組圖片,獲得了當年新疆新聞獎。

互聯網時代,隨著智能手機的普及以及微博、微信的迅速發展,越來越多的人成為“自媒體人”,一部手機,一個可以發聲的平臺;一個賬號,人人都可以成為事件的記錄者、傳播者,作為一名黨報記者想把故事講好,越來越難,我感到壓力更大了。

最初我的照片只在報紙上用,2004年,塔城日報社開始建新聞網站,我們進入了網絡時代,無論你在天涯海角,只要輕點鼠標,就可以看到我的攝影報道。2014年,塔城日報社開設了微信公眾號,我采寫的稿件開始在微信公眾號上推送。近兩年來,我開始關注生態題材,常常要驅車趕往附近的高山和草原,拍攝反映塔城地區生態變化的圖片,經過微信小編精心制作在塔城日報微信公眾號推送出去,有一些作品引起了大家關注,不少人還在下面留言,讓我感覺到在新媒體時代,作為一名記者,更應該用手中的相機記錄好家鄉的變化。

今天的新聞就是明天的歷史,當記者20年拍攝的圖片成為一份記錄塔城發展變化的資料:牧民從最初的游牧變成了定居,農民從低矮的土房子到高大敞亮的安居富民房,小縣城從平房變成了林立的樓群,公路從灑鋪的瀝青路變成了高速路……這一切的一切,都在我的鏡頭里留存。

我生活在一個承前啟后、繼往開來的時代,現在所有的一切,在40年前,30年前,甚至十年前都不敢想象,兒時的我,不敢想象長大能居住在樓房,還會開上私家車,一部手機可以打電話、付錢、和遠在萬里之外的人視頻,可以坐高鐵可以坐飛機到天南海北……作為一名黨報記者,唯有積極擁抱新時代,才能迸發講故事的激情,并在創新求變中豐富自己的拍攝手法,用鏡頭記錄更多精彩的時代故事。

作者:陳 文

責任編輯:耿建新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重庆幸运农场综合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