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11111111111111111111
首頁 > 新聞中心 > 社會民生 > 正文

當年她們都曾后悔 如今卻舍不得離開

——哈特烏孜爾村的故事

2019-06-13 11:13 伊犁日報  

摘要:1969年,當17歲的曲芳蓮第一次來到尼勒克縣胡吉爾臺鄉哈特烏孜爾村時,她覺得自己上當了。 2018年,最讓曲芳蓮高興的是,村里的土路全部硬化,并安裝了路燈。

1969年,當17歲的曲芳蓮第一次來到尼勒克縣胡吉爾臺鄉哈特烏孜爾村時,她覺得自己上當了。

曲芳蓮出生在陜西,來哈特烏孜爾村是因為未婚夫在這里。“來這里之前,他說新疆有多好多好,可這是什么鬼地方,住的房子房頂是用葵花稈和蒿草搭的,上面糊了一層泥巴,晚上睡覺的時候還往下掉蟲子。為了擋風,窗戶上用兩根棍子支了一條破麻袋。”

覺得上了當的曲芳蓮哭了好幾天,可哭也沒用,一個人,她連回老家的路都不知道怎么走。第二年,她還是嫁給了他。

“那會兒真窮,別說像樣的家具,連床褥子都沒有,只能撿些破衣服鋪在床上。床也是用木板拼出來的。”曲芳蓮說。

幾年后,陸續有了孩子,生活也愈加艱苦。“沒錢買煤油,問別人要些廢柴油點燈,早晨醒來,孩子的鼻孔都是黑的。”

而曲芳蓮最怕的是有客人要在家里吃飯,因為糧食根本不夠吃。1966年,糧食定量供應,一個壯勞力一個月只有30斤糧食。“舀一碗面給客人做飯,覺得有點多,再倒回去一些。孩子問‘為啥要倒回去一些’,我說‘不倒回去一些,明天就沒飯吃了’。”曲芳蓮說。

大多時候,招待客人的只有土豆。“糧食不夠,但土豆很多,有客人來就蒸上一鍋土豆。因為每家每戶都缺糧,客人習以為常,主人也不覺得有什么不好意思。”

1983年,哈特烏孜爾村實行包產到戶,曲芳蓮一家7口人分到了35畝地。

趙光貴一家8口人,分到了48畝地和一匹馬。“雖然畝產只有100多公斤,但交了公糧,還剩下幾十麻袋麥子,可以放開肚皮吃。”

趙光貴到哈特烏孜爾村比曲芳蓮更早一些。“1960年,我和父親到哈特烏孜爾村時,這里還是一片荒灘。因為人少地多,3個小隊都是到處種麥子,種上3年,一看這塊地不行了,再換一個地方種。”

因為不知道什么時候住的地方就會開荒種地,許多村民干脆連土房子都懶得蓋,隨便挖個地窩子就是家。

1967年,當趙光貴的妻子段惠敏來哈特烏孜爾村時,十分驚訝為什么這里看不到房子。“有人告訴我,你的腳底下就是人家的房頂。”段惠敏說。

哈特烏孜爾村黨支部副書記、村委會主任布爾哈出生在尼勒克縣烏贊鄉,因為離縣城近,烏贊鄉的條件比哈特烏孜爾村好得多。1993年,布爾哈嫁到哈特烏孜爾村時傷心了好一陣子。“當時去縣城的路只有一條,要過一座鐵索橋。出嫁那天從橋上過時,鐵索橋晃晃悠悠,橋下就是喀什河,嚇得我連眼睛都不敢睜。”

1993年,哈特烏孜爾村雖然通了電,可沒有通自來水,得去河里挑水吃。雖然在嫁過來之前也得挑水吃,可布爾哈家離河很近。“在這里挑水,得走一公里多的路,來回一個小時。去縣城的班車每天只有一趟,趕不上的話就只能坐拖拉機。家家戶戶都是土房子,院子也沒個像樣的大門。因為覺得這里條件太差,那時候我經常跑回娘家。”

哈特烏孜爾村的變化也是從那時候開始的。布爾哈嫁到這里的第二年,村里通了自來水,有人蓋起了新房。1997年,哈特烏孜爾村建起了一座二層的辦公樓,這是全縣第一座二層的村委會辦公樓。“那時候其他村委會都是平房。”布爾哈說。

2018年,最讓曲芳蓮高興的是,村里的土路全部硬化,并安裝了路燈。“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到處都是土路,一下雨都是泥巴,鞋子都拔不出來,又心疼鞋子,干脆就脫了鞋,光著腳走,深一腳、淺一腳,又怕滑倒,腳指頭就使勁摳著地。現在多好,到處干干凈凈、亮亮堂堂。”曲芳蓮說。

“去年,哈特烏孜爾村人均收入11290元,村里一半人家都買了私家車。現在,嫁到村里的姑娘再也不會像我當年一樣,嫌這里窮,經常往娘家跑了。”布爾哈笑著說。

最近幾年,除了百姓的日子越過越好,布爾哈覺得最大的變化還是老百姓的觀念變了。“前幾年,村里的十字路口是最熱鬧的地方,打麻將的、打臺球的、喝酒的。現在村里看不到一個閑人,大家都想著法子去掙錢,因為窮,別人會看不起你。”布爾哈說。(記者 盧鐘)

責任編輯:張東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重庆幸运农场综合走势